返回上一页 第464章 茅山术与跳大神 回到首页

第464章 茅山术与跳大神
五行自然道第464章 茅山术与跳大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李婉歌美眸微瞪,并且,她尽显“威胁”之意道:“否则,我会亲自拿着钢丝刷,为你清除身体的‘污垢’,哼!”

燕轻尘嘴角微微地牵动,从而,略呈现无奈的一笑。因为,李大总裁此“非常”之要求,他是真得照做、不敢不从!

不过,燕轻尘却无声地抗议,从而,小小地施展“报复”之意。

燕轻尘轻缓地一伸手,从而,将李婉歌的那条大长腿,置于自己的膝盖之上。继之,他则右手食指弯曲,然后,于李婉歌的脚心之处,使坏般地挠了挠。随之,则起身走向了浴室。

李婉歌猛然的一激灵!她脚心受痒,从而,以本能、条件反射之势,抽搐般的一霎而收腿。

继而,李婉歌轻咬着嘴唇,同时,她以跷着长腿之姿,对着燕轻尘的背影,又好气又好笑地嗔道:“你讨厌啦!”

燕轻尘进入浴间之后,李婉歌这才改换动作,她将跷着的那条左腿,缓缓地放于地面上,然后,又稍稍地移动身体,从而,端正了自己的坐姿。

李婉歌于这一刻,她那大半的心神,则转移到茶几之上,燕轻尘倒的那杯红酒中。

现实而言,李婉歌都不必去品尝,她就敢大体而断定:茶几上的这杯葡萄酒,绝对得非比寻常!

因为,李婉歌入目可知,面前的这一杯红酒,无论是从其酒体、色泽,还是呈现的浓郁度、酒香气味,她皆可对比于实践:远胜市面上的葡萄酒!——包括国际上、最顶级的那几款红酒!

李婉歌于转念过后,她则优雅地一伸手,缓缓地端起这杯红酒,并且,略微得摇动了一下。继之,又将酒杯凑近了唇边。

李婉歌当此之际,她油然出一抹陶醉之意。——这一杯葡萄酒中,所散发的那缕自然、空灵之酒香,闻之已令自己未饮而醉。

李婉歌深闻酒香过后,她则手腕轻抬,然后,予以小口地品尝,并且,舌头搅动……

李婉歌值此之际,内心中则再现一种恍然:仿佛,自己正于神悠意畅中,闲逸于一座瑶花琪草、自然仙韵的庄园里,并且,她的整个身心,还呈现出无比得静谧、安然之态。

除此之外,李婉歌还无意识而感,自己于此之前,那缕残存于心胸之中,未予尽释的郁结之气,似乎,仅于一刹那之间,就尽数的如烟消散,化为无形。并且,随之而来的则是,颇令她萌生一种闲雅、悠旷之意。

红酒顺喉而下。

李婉歌则意态更惬!似乎,她正濡沐在一阙天籁里,并且,还以羽衣霓裳之姿,于云阶月地之中,轻飘漫舞……

李婉歌身心陶醉!她回味着满口的余香,沉浸于这种意境中,并且,心神幽缈……

燕轻尘洗漱完毕后,他一直走到茶几近前,李婉歌这才渐渐回神。

李婉歌放下手中酒杯,并且,她敛色藏神,明眸看向于燕轻尘。然后,若无其事地问道:“小尘子,桌上的这杯红酒,就是你新酿的那种?”

燕轻尘点头。随后,他轻声的以询问道:“总裁大人,这款红酒成色如何?与天韵会馆的品味、风格,还算是搭配吧?”

李婉歌轻点螓首。然后,她用着“对比”的语气,借机来发挥道:“嗯,这款红酒我很满意!当然,比起你‘出墙’的本事,确实颇值得我称道!并且,两者更是难以里计!”

燕轻尘苦笑,他也唯有苦笑。

李婉歌于短暂地停顿后,她波澜不显,并且,看似很随意地问道:“那个……你适才之法,是学的茅山术呢,还是师从跳大神啊?”

继之,李婉歌动作相衔,她又微微地一呶嘴,示意于燕轻尘的左手,然后,语作进一步地补充道:“你手上的那个动画图像,是如何做到的啊?”

燕轻尘稍显莞然。他澄眸注视着李婉歌,同时,表情颇为坦诚地言道:“其实,这就是我修炼的功法。当然……”

燕轻尘语作停顿,不过,他还是斟酌着说道:“当然,这和您的体质,以及,乔伊诺雅身中的诅咒,都有着很重要的关联。”

实事求是地讲,燕轻尘所出口此言,他并未予以撒谎、搪塞,而是,也算是情况属实。

毕竟,燕轻尘值此之际,他则大体可以断定,李婉歌的身体之质,与五行珠里的金珠,可以归为同一的属性。

于是,燕轻尘基于此判,并且,他还福至心灵,从而,运转于金珠之灵气,同时,借助于外放空间之功,然后,于左手的掌心之处,展现出这般的一幕情景。

事实而言,此象若换作是其他人,则根本就无法实现!——就算将之骨髓榨干,也难于做到这一点!毕竟,不是每个人都身怀至宝,——五行珠。当然,此况对于燕轻尘而言,不过是探囊取物之举,不费吹灰之力之事。

燕轻尘于那之后,他又将此小李婉歌,——幻化成小人的金珠灵气,通过李婉歌的百会穴,输入到她的头脑、身体之中。从而,消释其心胸内那郁结、苦闷之意绪。

现场而言,燕轻尘于适才之际,他之所以略呈顾虑之姿,——明知道李婉歌心中不喜,然而,却依旧提及于乔伊诺雅,仅是出于两点原因。

第一,这本就是事实!第二,燕轻尘欲籍着此举,既含有掩饰五行珠之心,同时,也有为自己开脱之意。

果然,李大总裁入耳此言后,她则顿失好奇之心,并且,表情还稍有所变。

虽然,李婉歌对于燕轻尘此举,她颇想一探究竟,可是,此举却意义“丰富”,——与另一个女人有牵连。故此,李婉歌的心胸之中,则一息而泛起醋意。

与此同时,李大总裁更暗气暗恼,并且,她还美眸轻挑,瞪了燕轻尘一眼。随即,又用力地“哼”了一声,当然,更闭住了那“刨根”之口。

李婉歌于少间的沉默后,她则转换了话题,又问起了这款葡萄酒,以及,这一个多月以来,燕轻尘的所作所为。

燕轻尘对于这些个事情,他则根本就无须隐瞒,而是,近乎于事无巨细,从而,以倾箱倒箧之势,和盘托出。

李婉歌于这之后,似乎,她依旧“余怒未消”,从而,以正襟危坐、大义凛然之态,对着燕轻尘百般地”使唤”。

燕轻尘则“面缚衔璧”,低眉顺眼,甚至,做尽“丧权辱国”之事,以此来讨好、逢迎面前的“正义之师”,从而,赎渎自己的“罄竹”之罪。

李婉歌则毫不怜悯,她简直是化身了皇帝,从而,尽享无微不至地服务。

https:///novel/122/122413/67717123.html

五行自然道 https://m.hxxs8.com/info-10932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