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 第458章 得鱼忘筌 回到首页

第458章 得鱼忘筌
五行自然道第458章 得鱼忘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燕安云颇感骄傲!她对于这个天资聪慧,甚至,近乎完美的侄儿,内心一直极为地喜欢、欣赏!甚至,更为其倍感自豪!

可是,侄儿能耐到这种程度,燕安云还是想都不敢想!毕竟,这真得有种神话、玄幻地感觉!

燕安云值此之际,她微微地一侧头,从而,瞄了身旁的女儿一眼。唉!随之,燕安云则一息轻叹:这人和人,还真是没办法比啊!

徐慧燕当此之际,心情则颇为得复杂!她在了解到这一切后,内心于惊讶、震动之余,更涌现忿忿然之意:好你个小尘子,竟然于蔫不声响之间,就完成了如此的手笔,深不可测啊!

不过,徐慧燕却暗做小动作!——悄然地攥起拳头!既然,你有改天换日之实力,却把本宫给忘之脑后!难道,你是真得不知道吗?本宫还处于枵腹终朝、水深火热中呢!等一会儿见了面,我非要试一试狗头铡!哼哼!

徐慧燕确实颇不得志!因为,她大学所学的专业,并不是很热门。所以,徐慧燕于毕业之后,找工作就成为了难题。

于是,徐慧燕屡受挫折,并且,伯乐难遇。她于这三年多里,接连换了六份工作。平均算下来,每份工作都做不满半年。

客观来讲,徐慧燕略晓当前之形势,天朝国值此之际,人才竞争得较为激烈!然而,她自身又无出色、过人之技能,并且,所学专业又很难对口。如此一来,徐慧燕的工作问题,就一直未能得到解决。

故此,徐慧燕对于工作之事,她自己既为之愁苦,同时,这也是家里的一个难题。

现实而言,姑妈、姑父俩人也清楚,徐慧燕频繁地换工作,并不是她眼高手低,弯不下腰身去做事。而是,确实存在着客观之因。尤其是最近的这份工作,部门领导看她是个新人,又颇为的秀色可餐,从而,几次欲对她动手动脚。

徐慧燕本就颇有个性!故此,她实在是气不过,并且,更不堪受此之辱!从而,甩手给了对方一耳光,然后,愤然而离职。

徐慧燕此次离职后,她至国庆节为止,在家中“啃老”的时间,已然有一月有余。然而,更让徐慧燕羞愧的是,她自进入枫林堡后,这一路之上,妈妈那“无情”地打击!

毫不夸张地说,老妈的此番言语中,燕轻尘就是天上的明月,然而,她这个亲生的女儿,则是山间的一株小草。而且,还是深谷里的那种!

徐慧燕倍觉寄颜无所。因为,若比之燕轻尘这轮皓月,——自小到大,妈妈教育她的指路北斗、难以逾越的高山。当此之际,又展现出此业峻鸿绩,丰碑里程。真心而言,徐慧燕不是自惭形秽。而是,差愧欲绝!

所以,徐慧燕还于马车之上,她一眼见到站于门口处,来迎接娘俩的燕轻尘,就瞪了他一眼,狠狠的!

似乎,徐慧燕欲藉着此势,把内心中的愁苦之绪,以及,这一路上的羞愧,尽数地给倾倒出去。

徐慧燕以大欺小!她于随后之际,在与燕轻尘单独相处时,则再显恶形恶相之势。

徐慧燕左手如钢钩,她紧抓着燕轻尘的手臂。另一支手则如薅羊毛般,于燕轻尘的上臂之处,尽显“波涨波消”之状。

与此同时,徐慧燕还呲牙咧嘴,她凶狠地威胁道:“小尘子,你长能耐了是吧?居然把本宫抛之脑后,就你这得鱼忘筌之心性,本宫定要给你醒醒脑!哼!”

燕轻尘则委屈求全、默默无语两眼泪。现实而言,燕轻尘在徐慧燕面前,他从小到大,一直都是个受气的主儿。

说句真心话,燕轻尘当此时刻,他对于徐慧燕的此情、此做派,心里还是多少知道一点儿。

只不过,燕轻尘却假装糊涂。同时,颇显伏低做小之意道:“娘娘千岁请息怒。我又于何处行止失当,从而,冒犯了您的鸾驾啊?还请娘娘明示。”

徐慧燕明眸轻嗔,同时,右手的少商、商阳二指,则捏住燕轻尘的上臂,然后,以扭开关之势缓慢旋转。并且,语作恨恨之意道:“小尘子,你装糊涂是吧?本宫于现今之际,时乖运蹇,龙入浅潭。然而,你有如此之能力,居然不伸手帮我一把,这是何道理啊?”

徐慧燕贝齿轻咬,并且,她面现愀然之色,从而,继续地“痛陈”道:“小尘子,枉我从小到大,对你百般的疼爱、千般地照顾,本宫于失意之时,你竟然不闻不问,不思回报,这不是忘恩负义……又是什么!?嗯!?”

燕轻尘则赶紧认错,同时,他深刻地“忏悔”道:“娘娘责备得极是!我这就幡然省悟,这就痛改前非。不知……”

燕轻尘“嬉皮笑脸”,他弱弱地探询道:“不知娘娘何处有难,我又有何效劳之处啊?”

徐慧燕点了点头,她见到燕轻尘孺子可教,算是“暂息雷霆”。

随即,徐慧燕眼波流转,她不满地说道:“嗯!你这态度还算尚可,但是,表现着实不佳!小尘子,你这葵藿倾阳、为领导分忧之心,实在是不咋地啊!需要本宫大力地栽培啊!”

燕轻尘垂首受教。

继之,徐慧燕颇显“痛心疾首”,同时,她毫不愧疚地说道:“小尘子,你给我听好喽!现在,本宫倍受困扰之处,就是千里马无人识,闲赋于槽枥之间啊!你滴……明白?”

似乎,燕轻尘颇显虚惊一场,从而,尽显如释重负之态。

随即,燕轻尘则假装平抚前胸。与此同时,燕轻尘还看向于徐慧燕,并且,他“心有余悸”地说道:“嗨!娘娘千岁,原来是工作问题啊!害我白白地虚惊一场。我还以为……以为……”

燕轻尘注视着徐慧燕,表情迟疑着没往下说。

徐慧燕也有些懵。燕轻尘的此种表情、言语,让她心中颇为费解。

于是,徐慧燕攥紧燕轻尘手臂,同时,她语作追问之意道:“小尘子,你虚惊个啥?你又以为是什么?!嗯?!快快从实招来!”

燕轻尘眉眼带笑,并且,他嘻声而言道:“我原本还以为着,娘娘已逾摽梅之年,然而,却依然小姑独处。当此之际,内心必然野草般疯长,或者,正抑于单思苦恋中啊!”

随即,燕轻尘则“视死如归”。他未待徐慧燕有所反应,则继续地调笑道:“娘娘千岁,我实话与您讲啊?让我给您牵线搭桥,或者,生拉硬拽几位青年才俊。像这般强人所难之事,您可真得另请高明啊?因为,我是真地做不来。同时,我还尤其得担心……”

徐慧燕“柳眉倒竖”,并且,双眸隐现出一缕火苗。与此同时,她干磨着牙齿,声作硬挤之势道:“小尘子,你尤其地担心什么?!”

https:///novel/122/122413/67641969.html

五行自然道 https://m.hxxs8.com/info-109320/